逆战宝马x1

欢迎来到逆战宝马x1 网站地图 sitemap
逆战宝马x1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www.guegamers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当前位置: 内容 >司藤
逆战宝马x1司藤
2021/03/30 来源:逆战宝马x1
    “靠,还说2000块。”

    “都差不多花3000块了。”

    将手续办好,陈宇一路吐槽。

    原来这宽带费用是2000块钱一年,但这只是宽带费用。

    除去宽带费用之外,还需要购买猫的钱,还得交一笔开户费。

    另外,安装费也得自己出。

    这么一整,加起来就差不多3000块了。

    但陈宇也没办法,现在是2001年,价格都这样。

    如果想便宜,那就再等个十几年,几百块钱所有都能帮你搞定。

    但这要是等十几年,黄花菜都凉了。

    “陈宇?”

    回家的路上,这时一个声音叫住了陈宇。

    回头一看,正是同桌陆雪:“原来是陆美女,你们不是去仙济岩玩了嘛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了,倒是你,竟然不参加集体活动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参加呀,但没钱呀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要多少钱,每人只要30块钱就可了。”

    “30块钱,我的天,这是我一个月的早餐钱了。你们这一些有钱人哪里能够体会到我们这一些穷孩子的心酸,我好意思告诉你我出不起30块吗?”

    这当然是瞎扯。

    陈宇家虽然不富,但事实上也不算穷。

    再加上前些天赚了几万块钱的陈宇,那更算不得穷了。

    只是陈宇虽然是瞎扯,可单纯的同桌陆雪不知道呀。陈宇这一说,陆雪内心咯噔声,感觉伤害到了陈宇,无比的过意不去,说道:“对不起,陈宇,我向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道歉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不应该强迫你参加集体活动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这小妮子,还真信了。

    算了,不与小妮子聊了,还有事呢。

    “88,陆美女,国庆之后见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哪?”

    “回家洗田螺。”

    “洗田螺?”

    “对呀,家穷没办法呀,只能卖点田螺赚钱维持生活这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陈宇离去的背影,陆雪擦了擦眼睛。

    刚才那翻话,陆雪听着心酸死了。

    “爸妈,我也来洗田螺。”

    好吧,其实陈宇回家还真是在帮忙洗田螺。

    虽然批发的田螺已经养很很干净,但陈宇父母还是准备再清洗几次。

    “小宇,你就不要洗了,回屋里看书吧。”

    “妈,也不能老看书呀,我得运动运动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事我们来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呀,老爸,我可是特喜欢吃田螺的,到时候你们炒好了田螺我就光吃不干,简直是米虫呀,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小宇,不错呀,上了个高中道理一堆一堆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,还好……”

    陈宇不好意思的笑了句,一家人动手很快便将田螺给洗好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是陈四棉家吗?”

    “是,您是?”

    “我是电信所装宽带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,我们家没有装宽带呀。”

    傍晚时分,院子里走来了一位中年人。

    陈四棉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屋里的陈宇这时走了出来:“爸,下午我去了电信所办了一个宽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办宽带也不跟我们说。”

    “来来来,师傅,抽烟。”

    “客气了,我先帮你们家装宽带吧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挺简单的,我只要在你们电话线那里装个猫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仅仅只用了十几分钟,宽带便装好了。

    “师傅,谢谢,谢谢呀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,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刚才不知道小孩子拿着我的户口薄去拉宽带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这宽带多少钱一年。”

    “2000块一年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陈四棉正想掏钱包,一听2000块,直接愣住。

    这些天开店已经差不多花掉了1万块钱,身上也没多少钱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加开户费,安装费,猫的钱,那就差不多3000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贵呀。”

    “是有些贵。”

    安装师傅点点头:“但这是国家规定的,说实话,我们还亏钱呢。你看看我们在全国各地埋的光纤,每年都要投入几百亿,但安装宽带的也没多少户,其实我们一直是亏钱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呀,那我们可以不装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安装师傅傻眼了:“不装了?”

    “那个,不好意思呀,刚才我也不知道安装一个宽带要多少钱,我以为几百块钱呢。没想到这么贵,说实话,我这边一下子拿不出3000块钱。要不这样,我们先欠着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交钱了吗?”

    “交钱了?”

    “对呀,你儿子不是交钱了吗?”

    陈宇一听,知道坏了。

    果然,安装师傅走后,张文秀拉着陈四棉来到了陈宇房间。

    “小宇,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真没有?”

    “真没有。”

    陈宇苦笑。

    原以为之前用旧电脑忽悠过去了,没想到安装宽带这里却是露了底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说,3000块钱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不出来了吧。”

    张文秀一下子变得无比的严肃:“你这混小子,叫你要学好,叫你要学好,叫你要学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,你都干了些啥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要气死你老娘吗?”

    一边说,张文秀却是拿出一根棍子。

    在张文秀眼里。

    儿子这么小,还在读高中,哪能有什么钱。

    这一下子拿出了3000块钱,肯定是做了什么违法乱矩的事。

    如果做父母的不闻不问,那陈宇一辈子就给毁了。

    “老妈,您别激动,别激动……”

    看这架式,陈宇敢保证,老妈绝对会抽过来。

    “母上,冤枉呀。”

    陈宇吓尿了。

    老妈生气,那可了得,陈宇瞬间求饶。

    “老妈,你听我说,不是你们想象中那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吗,那你跟我们说说,你这3000块钱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“我想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要想,我看你……”

    见张文秀又要发飙,陈宇摸了一把脸,打定了主意。

    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实在是隐藏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是时候展现真正的实力了。

    无比认真的说道:“老妈,如果我说我是天才,你信吗?”

    “你是天才?”

    “对呀,我是天才。”

    “你天才什么呀天才。”

    “妈,我真是天才。你看,你看,我都自学编程了。”

    指着电脑,陈宇将刚才写好的程序指给父母看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是代码呀。”

    “代码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代码就是……总之,代码是一种计算机语言。通过代码,电脑就能读懂人类的指令。我现在编的是一个计算器程序,有了这个程序就相当于买了一个计算器。”

    发现父母两人还是不懂,陈宇接着再说:“爸妈,你们等一下,我演示给你们看。”

    陈宇大学的时候学计算机学了一些编程语言。什么C语言,C,java,php,当然还包括PS,各类数据库等。

    一些大型软件自然编写不出来,但一些小程序还是能编出来的。

    比如这个计算器。

    将最后一串代码写好,陈宇运行了这一段程序。

    电脑桌面这时跳出了一个计算器一样的界面,陈宇操作着界面,对着父母说道:“爸妈,你看,我现在就可以通过这个计算器计算了。”

      <code id='66ec8'></code><style id='3c783'></style>
    • <acronym id='2ccd9'></acronym>
      <center id='10363'><center id='92362'><tfoot id='351c2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22b6a'><dir id='f4c01'><tfoot id='9ef87'></tfoot><noframes id='4b209'>

    • <optgroup id='02a05'><strike id='36261'><sup id='4da16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1d102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1. <b id='77b13'><label id='9e41b'><select id='dd7c6'><dt id='5bf7e'><span id='e67e8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a2f88'></u>
          <i id='f845a'><strike id='c730b'><tt id='ccb51'><pre id='2e048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<code id='ff554'></code><style id='90dae'></style>
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009b3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c7bad'><center id='66122'><tfoot id='a3386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9c465'><dir id='b9c92'><tfoot id='c947c'></tfoot><noframes id='8d791'>

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76851'><strike id='ec53a'><sup id='09823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0062b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bf0f2'><label id='b7d95'><select id='2ae75'><dt id='e294e'><span id='23fa0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c158d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95db3'><strike id='95978'><tt id='e461f'><pre id='60cd4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'8d8a3'></code><style id='ea45f'></style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b39bc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d644d'><center id='a2c46'><tfoot id='b8ea3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3eddd'><dir id='506a8'><tfoot id='852f6'></tfoot><noframes id='abf55'>
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04f51'><strike id='3dc5b'><sup id='7677c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48887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5f129'><label id='eba4e'><select id='28ee6'><dt id='5d99f'><span id='5f78f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195de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d7d42'><strike id='4d978'><tt id='47513'><pre id='cde52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